欢迎来到某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!

24小时咨询电话

400-123-456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李学勤:“走出疑古时代”能否重估中国古代文

作者:澳门威尼斯发布时间:2019-03-05 18:27

李学勤1933年3月生于北京。他是著名历史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、考古学家,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,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,“夏商周断代工程”专家组组长、首席科学家,中国先秦史学会名誉理事长和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。

李学勤

他被誉为“百科全书”式的学人。他在甲骨学、青铜器及其铭文、战国文字、简帛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他在同辈学者中,以视野开阔、学识渊博、善于利用新发现及海外的考古材料、国外汉学研究成果和多学科结合治学而著称。他也是第一个综合研究战国文字的人。他所提出的殷墟甲骨分期“非王卜辞说”与“两系说”虽曾引起很大争议,但最后也渐成定论。

 

李泽厚曾称他其为“大陆学界第一人”。在古文字学方面,他与裘锡圭并称为当世两大权威。李零也颇尊崇李学勤,称赞李学勤“博大”。而朱渊清评价说:“李学勤以其广阔的学术视野和高远的学术识见,走在中国学术的最前沿”。陈嘉映也从李学勤对中国思想史的梳理上受益颇多,并称其“博学卓识”。

 

李学勤有一个著名口号“走出疑古时代”,他围绕着这个口号,还提出了“重新估价中国古代文明”、“对古书的第二次反思”、“重写学术史”等相关命题。这些命题在学术界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也产生了很大的争议。有学者也认为他与官方意识形态走得太近,轻信古书伪史,菲薄古史辨学派,囿于立场成见,妨碍了他在古史学研究领域做出了更大的贡献。

 

李学勤:因机缘巧合而走进古文字学术研究

 

李学勤生在北京。在年轻时,他就读于北京汇文中学。汇文中学是北京早期的近代中学之一,在当初成立时,它只是一个书院,包含了小学、中学乃至大学。其中大学部就是后来的燕京大学。李学勤的父亲也是汇文中学的学生。李学勤在1945年入学,并于1951年毕业。

 

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,李学勤读到了金岳霖先生的《逻辑》。他很喜欢那些看不懂的符号。所以,当他看到书的第三章“介绍-逻辑系统”里面那些他不认识的各种符号时,他沉迷其中。因此,他决定报考清华大学,想跟着金岳霖先生学习数理逻辑。

 

在李学勤入学后的第二年,恰逢全国高等学校院系大调整,清华大学变成了一个多学科的工科大学。按照当时的调整,李学勤应该到北大去。可是李学勤并没有去北大,因为那时他已经自学了甲骨文。李学勤一直都特别喜欢一些看不懂的符号,他经常自己骑车到北京图书馆去借阅甲骨一类的书刊,也因此认识了馆中负责金石部的曾毅公先生。在曾先生的帮助下,他不但能看已经编目的书,还有机会看到不少馆中特别收藏的书籍、拓本,眼界逐渐开阔了起来。

 

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把特殊工作——做殷墟甲骨的缀合,交给了中国科学院的考古研究所。那时的考古研究所刚成立不久,考古研究所所长郑振铎就问陈梦家能不能做这个工作,陈梦家则向郑振铎推荐了曾毅公和李学勤。因此,李学勤被调到了考古研究所。这是他学术研究的开始,那时他才19岁。

 

李学勤在考古研究所工作了两年,在1953年完成了《殷虚文字缀合》。这时,中国科学院要建立历史研究所,时任历史研究所二所副所长的侯外庐先生很赏识李学勤,就安排他到历史所工作。于是,李学勤就从考古所转到了历史所,作为侯外庐先生的助手,参加侯先生领导的《中国思想通史》研究工作。

 

在从事中国思想史研究期间,李学勤继续对甲骨文、战国文字、青铜器等上古文物进行深入研究,取得了许多开拓性的研究成果。比如在甲骨学方面,他出版了甲骨学专著《殷代地理简论》,填补了殷代地理研究的空白;他还率先鉴定出西周的甲骨文;并提出“非王卜辞”说等。在战国文字方面,他发表了《战国器物标年》和《战国题铭概述》等文,将战国时代的金文、玺印、陶文、货币文字以及简帛等综合起来考察,从而形成了古文字学的一个新分支——战国文字研究的出现。这些成果,使他得以崭露头角,初步奠定了自己的学术地位。在此期间,他还系统阅读了马克思、恩格斯等人的众多理论著作,提高了自己的理论素养。

 

1964年,由于政治形势变化,李学勤先生被抽调去搞“四清”。两年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,历史研究所的学者们被下放到“五七干校”,李学勤的学术研究被迫中断。幸运的是,1971年冬天,李学勤被调回北京,参加郭沫若主编的《中国史稿》第一册的修订,李学勤得以重新从事学术研究。此外,李学勤也还参与了马王堆帛书、定县八角廊简、睡虎地秦简等多批出土简帛的整理工作。

 

推荐新闻: